印度移動數據消費越來越多,雀巢等消費品巨頭成了受害者

印度移動數據消費越來越多,雀巢等消費品巨頭成了受害者

導語:《華爾街日報》網路版周末刊文稱,印度消費者正越來越多地使用移動數據服務。令人詫異的是,這給雀巢、可口可樂和聯合利華等消費品巨頭帶來了麻煩。

以下為文章全文:

廉價智能手機的快速崛起幫助印度大量人口首次接觸到網際網路,從而獲得更多的受教育、求職和娛樂機會。不過,有一個行業正因此倍感頭痛,這就是消費品公司。

雀巢、可口可樂和其他消費品品牌將擁有12億人口的印度視為關鍵市場。然而這些公司發現,隨著印度人更多地使用智能手機服務,他們用於購買零食、飲料和洗髮水的預算出現了下降。大部分印度人仍然無法同時滿足自身的全部需求,因此在某個領域提高開支意味著另一些領域的開支不得不減少。

雀巢印度發言人桑傑·卡朱莉亞(Sanjay Khajuria)表示:「對移動數據的更多消費,以及移動用戶數的快速增長導致用戶在手機上的花費增多,同時在快消品方面的支出減少。」

這一趨勢正越來越明顯。在移動數據消費增長的同時,印度某些最大的消費品公司營收增長正降至兩年來的最低點。

可口可樂印度和東南亞市場總裁文卡特什·基尼(Venkatesh Kini)表示:「與我們爭奪消費者錢包的不僅僅是其他飲料公司和沖動消費品品牌,還有智能手機的數據服務。」

印度人通常用不起包月套餐,因此只在有一些閒錢時才會去上網。例如,如果用戶希望偶爾訪問谷歌或Facebook,那麼沃達豐提供了每次15美分的數據服務,這與一袋咸薯片的價格差不多。

用戶會在銷售零食的街邊小店購買這樣的數據服務包。

新德里一家小店的店主阿努普·卡普爾(Anup Kapoor)表示:「曾經,孩子們來到這里,花錢買薯片和巧克力。而目前,他們花了所有錢去買數據服務包。」

卡普爾最初拒絕代售這些數據服務包,即使其他小店已經開始提供這項服務。不過近幾年,這些服務越來越有吸引力,因此他也不再堅持。目前,數據和語音服務包占他每天營業額的約70%。

對印度這些街邊小店貨架的競爭非常激烈。移動運營商向這些小店提供贊助,讓它們將運營商標志懸掛在店面上,從而讓人們知道,這些小店銷售的不只有可樂和糖果。例如,卡普爾的小店上就懸掛了沃達豐的廣告牌,而他的貨架上還貼有3家其他運營商的海報。

在商店外,一些購物者表示,為了使用移動數據服務,他們已減少購買這些沖動消費品。

去年,拉克什米·庫瑪里(Lakshmi Kumari)購買第一部智能手機。隨後,她停止購買了護發素。她表示:「護發素是額外消費,洗髮水已經足夠了。」她在有錢人家裡做保潔,每月收入有 100美元。「不要護發素也可以很好,但沒有手機什麼也玩不轉。我沒法聽歌,沒法上網,沒法和朋友們聊天。」

對消費品公司來說,消費者支出向數據服務的轉移是又一個壞消息。過去兩年的乾旱已經導致印度農民的購買能力大幅下降。

更糟糕的是,由於歐美市場的增長放緩,這些消費品公司目前希望印度市場成為新的增長來源。

不過,盡管智能手機帶來了一些問題,但也將是未來解決方案的一部分。

印度公司Godrej Conumer Products銷售各種日用品,例如驅蚊水和染髮劑。今年,該公司開始通過手機通話向消費者提供美容和染髮小建議。接聽電話的消費者將有機會贏得一部免費的智能手機。

聯合利華則希望利用印度手機市場的爆發式增長,推廣該公司越來越多的個護產品。

印度有些窮人已擁有手機,但尚未升級至支持數據服務的手機。因此,聯合利華發明了免費的移動廣播電台。用戶可以撥打電話,收聽寶萊塢的歌曲。這些歌曲之間會插播關於力士香皂和布魯克邦德茶葉等聯合利華產品的廣告。

去年,聯合利華開始推動印度中產階級通過智能手機注冊該公司的項目。這一項目會就如何提高英語水平,如何面試著裝提供小建議。

與其他消費品公司類似,聯合利華也遭遇了印度消費者需求下降,銷售增長放緩的問題。作為印度最大的消費品公司,在截至今年6月30日的這一季度中,聯合利華印度業務的營收僅同比增長3%,低於兩年前的10%。

作為對比,印度最大的移動運營商巴蒂電信表示,同期該公司用戶的數據消費量提升至此前的3倍。而即使數據套餐的價格逐漸下降,用戶的平均支出仍增加了45%。

聯合利華印度業務CEO桑吉夫·麥塔(Sanjiv Mehta)上月對股東表示,智能手機「是消費者轉向的新方向」。「對我們來說,機會在於確保我們能贏得這一世界,即全新的互聯世界。」(張帆)

廣告位招募 聯係方式:newyorkfinding@gmail.com | 微信: newyorkfinding

沒有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