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球最頂級的金融科技峰會上 中國學徒反成教員

在全球最頂級的金融科技峰會上 中國學徒反成教員

騰訊財經 圖文 / 康路 發自紐約

賈維茨會議中心(Javits Convention Center)位於紐約哈德遜河邊,以巨大的玻璃建築而聞名。被稱為全球規模最大的金融科技峰會之一的朗迪峰會,選擇這裡作為2017年美國峰會的場地。

面對如今漸成規模的全球金融科技行業,置身其中的個人或是機構,誰都不想錯過難得的「淘金浪潮」。不過,未來卻彷彿隔著厚厚的玻璃,即便看得見商機,但路徑仍需摸索。

在朗迪峰會上,無論是試圖摸清科技新發展趨勢的傳統金融從業人員、在金融和科技融合的大潮中遭遇新監管風向的創新企業,或是從海外借鑒成功經驗力圖「直道超車」的中國「學徒」,對業態變化、技術革新和監管動態都保持著警覺,而透露出群體性的焦慮感,既覺得有能力在大潮中分得一杯羹,也怕有一天不小心「被別人動了自己的乳酪」。

銀行職員擔憂被新科技替代

在全球最頂級的金融科技峰會上 中國學徒反成教員

(圖:美國消費金融保護局局長Richard Cordray談美國金融創新的未來)

參會嘉賓馬特是來自美國堪薩斯城一家美國地區性銀行的職員,「來這裡就想看看,別的銀行,在金融科技上有多大的投入。」 當高盛摩根大通等六大投行紛紛率先布局金融科技的情況下,美國的地區性銀行或是信用社等傳統金融機構,行動遲緩。

花旗銀行的2016年研究報告顯示,在2010年到2015年期間,全球在金融科技上的投資,從18億美元暴漲至190億美元,但截至2016年,在美國,有超過50%的小銀行或是信用社,尚未和任何金融科技企業接觸,洽談合作意向。「人們都說如果銀行不創新,就等著死吧。」馬特表示,「但我們的資金和人才資源都是有限的,我應該算是我們行的『金融科技』一代了。」

馬特當天不僅穿了素色西裝,還打了領帶,仍是標準的金融從業人員見客戶的著裝禮儀。「我不知道,如果在大銀行里,我是不是已經被裁員了。」馬特表示。

就在不久前,彭博社報道,摩根大通開發的金融合同解析軟體COIN,在上線半年多之後,用幾秒鐘的時間,就已經可以完成原先律師和貸款人員每年需要360000小時才能完成的工作。

傳統銀行的網貸探索

在全球最頂級的金融科技峰會上 中國學徒反成教員

(圖:高盛個貸項目Marcus負責人Harit Talwar表示,或進一步擴大消費金融產品)

而在傳統金融業務夾縫中,發現了新商業模式的美國金融科技創新企業,也仍有焦慮感。隨著金融消費習慣的改變,以及技術成本的降低,傳統銀行利用資金優勢,重新殺回陣地。在朗迪峰會上,高盛個貸項目Marcus負責人Harit Talwar就表示,4個月前上線的個人貸款產品,表現令人滿意。

2008 年的金融危機爆發之後,大型投行被迫退出個人貸款市場,為 Lending Club 等金融科技新貴誕生,創造了空間。但隨著金融業漸漸走出危機,高盛自2014 年起,就開始探索網路貸款業務的可能性。去年,P2P標杆性企業Lending Club出現數據造假並誤導投資者的醜聞后,美國P2P行業遭遇監管壓力,個貸出現行業性縮水。而在這場風波中,高盛作為Lending Club的承銷商之一,也隨即宣布,不再向該平台購買貸款。

去年10月,高盛個貸項目Marcus上線,單筆貸款期限最長為72個月,上限為3萬美元。 對於4個月來的總放貸規模,Harit Talwar並未正面作答,但他透露,「我們服務足夠大的人群」,長線看好。他同時表示,如果個貸產品被證明是成功的,高盛可能進一步擴大消費金融產品。

而美國的傳統金融巨頭,在小心翼翼地踏出創新腳步的同時,也擔心會一不小心,被跨界更快的科技巨頭「搶了乳酪」。就在峰會進行期間,美國電商巨頭亞馬遜或有意向買下美國信用卡公司Capital One的傳言,在淘金者心中激起不小的波瀾。「儘管目前美國法律對收購金融資產有嚴格的限制。」一個美國投資人表示,「但想象空間是巨大的。」

中國學徒快速增長令海外投資人艷羨

在全球最頂級的金融科技峰會上 中國學徒反成教員

(圖:現金巴士、小牛金服、和信貸等中國企業分享中國金融科技發展)

中國金融科技企業、專註微額貸款的現金巴士創始人唐陽,是第三次赴美參加朗迪峰會。即便是上台分享行業經驗,唐陽也穿著黃色的春秋夾克,在大多數西裝革履的參會代表中,顯得另類。「 三年前剛來到美國參加朗迪峰會的時候,自己就像是個『小學生』,sub-prime或near-prime(次貸)這樣的辭彙,也是在美國第一次聽說。但是,三年後,我們的規模已經是英國同行的4-5倍,未來,中國的金融科技的體量,會是美國的數倍。」

唐陽指著展廳內的廣告牌,「今年我們也是美國峰會的贊助商。」 而在今年的朗迪峰會上,近三分之一的贊助商,都是中國企業。「中國金融科技企業起步晚,但現在看來資金實力不錯。」一位美國的參會人員不無羨慕地表示。

LendIt聯合創始人、董事會主席Peter Renton也表示,中國已站在金融科技行業發展的前沿,不僅擁有廣闊的市場潛力,還擁有世界上最先進的大數據基礎設施。

在峰會上,凡是中國企業代表發言之後,經常看到海外企業家或是投資人上前,主動遞名片洽談合作,或進一步了解關於中國業態發展近況,以尋找投資可能。

花旗銀行和CB insights的聯合報告顯示,2016年前9個月,全球超過一半的金融科技投資發生在中國,中國也是去年全球範圍內,金融科技投資額同比增長的唯一主要地區。

中國金融科技行業圖轉型

在全球最頂級的金融科技峰會上 中國學徒反成教員

(圖:朗迪峰會隨處可見中國金融科技企業的宣傳標語)

而中國科技金融企業在被海外投資人羨慕的同時,也有著自身的焦慮感,「轉型」、「反欺詐」、「防風險」,成為峰會間頻頻聽到的表達。

在論壇上,就有中國參會代表表示,和美國相比,由於中國資產定價不完善,資產證券化不通暢,所以互金平台依賴個人投資人,難以打破剛性兌付,需要變相兜底,「而且中國互金機構特別多,風險外部性很強,可能出現『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局面,一旦出現問題,可能會影響整個行業。」

唐陽所處的現金貸行業發展迅速,但行業亂象頻現,波及行業聲譽。某些現金貸企業要求的還款金額,遠超借款額度的消息,見諸報端。對此,唐陽表示,只是行業個別現象,但如果監管得當,可以防範企業作惡。唐陽提出的三點監管建議包括:一則,借款金額不超過2000元或借款人月薪的25%;二則,每日最多收取1%的服務費;三則,設置還款上限,總費用不超過借款本金。「這是借鑒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和加拿大的行業經驗。」唐陽坦言。

而在中國已經小有規模的金融科技企業,也仍對海外同行的技術變革或是模式創新保持著好奇和警覺。當被問到在今年的峰會上,想要了解哪些海外新經驗時,多名中國企業代表稱,想聽一聽海外保險業如何與金融創新相結合。

花旗銀行行業報告顯示,當B2C的科技金融行業在中國蓬勃發展之際,美國的創投或是傳統金融機構,已經將投資重點轉向保險科技或是財富管理等B2B的行業。

廣告位招募 聯係方式:newyorkfinding@gmail.com | 微信: newyorkfinding

沒有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