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對女孩子有多重要 不沾汗水的金錢早晚會沾淚水?

錢對女孩子有多重要 不沾汗水的金錢早晚會沾淚水?

本文轉自微信公眾號:她理財

作者楊熹文,常駐紐西蘭,出版書籍《請尊重一個姑娘的努力》,講述一個姑娘在異國他鄉的奮鬥史。

大學畢業后,我第一次真正意識到家庭的富有程度給不同人所帶來的人生差距。那時我的好朋友決意去歐洲求學,經商多年的父母支持她去讀學費咂舌的貴族學校,她性格一向坦蕩,做什麼都勇往直前毫無顧慮,讀書一年後決定放棄學業回家鄉工作,又開始歡暢地折騰。我清晰記得她那年生日晒出的禮物,是一輛路虎車。而我的另一位朋友,畢業那年在離開宿舍前惆悵,「助學貸款不知要幾年才還得完」,工作后她和男朋友結了婚做了媽媽,這兩年裡圍著孩子團團轉忙到面黃肌瘦,上一次看到她在朋友圈發了自拍照,疲憊的黑眼圈令人鑽心疼,那張照片下面這樣寫,「孩子的奶粉錢下月還沒著落。」至此深深感受到人生的這份不公平。

這兩種人生令我真實地感觸著金錢的功用,作為一個出生於普通家庭的姑娘,畢業后的這些年,我也一直在嘗試用後天努力克服著先天的家庭差距。童年時我做爸媽日日爭吵的唯一觀眾,還沒學會乘除法就已經知道錢的重要性。媽那件每個冬天都穿出來的大衣,爸需要出門去上班的清晨五點整,還有我丟了一塊錢就恨不得卧軌自殺的心情,這些都帶著眼淚烙印在頭腦中。我的情感世界一次次在媽歇斯底里的哭泣和地板上碎開的花瓶中支離破碎,小小的我那時便已認定,只有錢才能把這裂開的情感重新粘接在一起,很多很多的錢。

長大后,我一度把自己封閉在孤獨的世界里,不相信有任何什麼能當作我的依靠,唯一認定了只有錢才能成為我的安全感。一心出國后,從落地第二天便拚命地找工作,幾天後在認不全當地硬幣的情況下就開始工作,再到每周打三份工恨不得把每一分鐘都換成錢。說來好笑,打工的那些年,自己竟然一度保有這樣的習慣,每周發工資時,必定一個人坐在床上,就像是舉行宗教般虔誠的儀式,安安靜靜地,把那些新新舊舊的鈔票,一張一張地數過去。我第一次覺得自己特別有錢的時候,是從一份做了兩個月的兼職里攢到兩千塊,整整兩千塊紐幣啊,我把那些鈔票碼平了鋪在床上,我躺在它們旁邊,一張張摸過去,眼睛閉上又睜開,生怕有哪一張就這樣消失在眼前。那晚房間里靜靜的,我聽見自己發神經地傻樂,然後又哭了。

我聽過那麼多人說著錢不重要,我知道他們大概一眼看穿了我的庸俗,窘迫,恐懼以及更多。可是,一個人若沒有真正經歷過貧窮,又何以知曉金錢的重要?錢在我的生活里太重要了,在那溫情稀疏的異國里,因為它的缺席,我走長長的夜路省掉公交車費,因為它的缺席,我算計著電費忍著寒冷不肯去買一個電暖器,因為它的缺席,我不敢去參加聚會只能在家裡吃泡麵……可是人窮的時候,最痛苦的不是物質的匱乏,是那些打量著你仿若說著「怎麼總看你穿這一件衣服啊」的眼神,是那些猶豫著坐進你車裡「你這車都這麼破了還能開么」的神情,是那些「你好幾年不回國你不想家啊」的聲音,是那些「你怎麼什麼都不懂哪也沒去過呀」的發問。你會發現,窮對一個人的生活產生了如此的約束,也竟然毫不留情地削弱了那份挺胸抬頭活著的底氣,從貧窮中延伸出的千萬窘迫曬在人生的表面,卻在人性深處紮根出一股股絕望,這就是錢用扎著心的疼痛讓我感受到的,它的重要。

也不是沒有機會得到些不沾汗水的金錢,幾個在生命中一閃而過的男人們,他們佯裝瀟洒浪漫,在數個姑娘們的青春里走來走去,拿著錢來當感情的籌碼,以為這籌碼足夠能讓一個過苦日子的年輕女郎點了頭。可我那樣倔強,絲毫不肯把感情當交易,惹得一些男人變了臉,惡狠狠,「我這是看得起你,繼續窮去吧。」我曾把這些當玩笑和女友說起,她連連哀嘆,「你那麼愛錢的人,怎麼和錢過不去?」一個男人的品質優劣,往往體現在他最有錢的時候,而一個女孩子的人格好壞,往往展現在她最沒錢的時候。我笑笑,問她「不沾汗水的金錢,是不是早晚有一天會沾上淚水?」說完轉身繼續拚命賺那些沾滿汗水的錢。

一個貧窮太久的人總是缺乏從容,我很慢很慢才學會花錢的快樂。賺錢和花錢都是種很好的能力,哪一種缺少都讓快樂受損。舒坦的日子終於跟隨著鼓起來的錢包而來,從前捨不得買的咖啡天天喝一杯都不心疼了,出門隨便挑一個餐廳蒙著眼睛也敢點餐了,有人冒昧地問起「你還不結婚啊?」我也敢斜著眼睛瞪回去「和你有關係嗎?」最重要的是,我有底氣勸說父母了「去吃喝,去旅行,去享受吧,用我的錢!別心疼啊!」錢把我從童年裡那個受了傷的,自卑的,一度絕望的靈魂中拯救了出來。我找回了作為一個女孩子的自信心,那從前被狠狠傷害過的自尊,金錢替我撐了腰。

所以,錢不重要嗎?

如果錢不重要,那麼為何那個聚會時嚷著點最貴的菜和最貴的酒,結束后狼狽溜走的姑娘,那纖纖背影剎那間變得醜陋齷齪?如果錢不重要,那麼為何那個樣貌普通看似平常的女孩子在親自為自己和家人賺足家產後你卻覺得她特別動人?如果錢不重要,那麼為什麼那些深受婚姻之苦的女人們就算姿態難堪也不肯離開多金的丈夫?如果錢不重要,那又為什麼同樣是女孩子有些人在詩和遠方有些人卻只能眼前苟且?

深深窮過,才能感激金錢帶來的快樂,那銀行賬戶里多出的每一分錢都能讓人腎上腺激素高漲,那種快樂,是私人的,單純的,是別的任何事都不能帶給你的。在那些沒有家人,愛人,朋友陪伴的日子,錢總是能成為一個人抵禦身心孤獨的武器,把一些錢換成一杯咖啡館里的熱可可,把一些錢換成一條質感良好的裙子,把一些錢換成一張去巴厘島的機票,換成那些雖不長久但卻非常重要的快樂。錢買不來所有的快樂,但錢能在你和快樂之間搭上一條橋樑,讓你踏踏實實地走在上面,去迎接另一端的美好。這樣的錢,對一個女孩子不重要?

所以我至今頑固地認為,錢不僅重要,錢還能解決生活中絕大多數的問題。看看身邊朋友或是自己所苦惱的問題,錢佔有多大的比重?多少女孩子苦惱爸媽催婚,其實是因為自己經濟不獨立常年需要啃老?多少輕熟女還未過三十歲就擔驚受怕成為剩女,其實是因為自己只有青春做籌碼?有多少婚姻不幸福也不肯離婚的家庭主婦,其實只是怕失去金錢來源斷了自己的後路?你會發現,一個女孩子的能力,底氣,尊嚴,生活的質感,說走就走的勇氣,幫助別人的機會,太多太多的一切,全在那小小的金錢符號里。

很可惜不是所有人都能夠天生免於貧困的災難,我至今還一直相信這人生的不公平,但也相信另一種道理:貧窮的出現是有徵兆的,它從一個人的抱怨開始,繼而在懶惰中蔓延,在異想天開中加重,最後鋪天蓋地席捲而來,讓你連反抗的力氣都失去。可貧窮和病痛一樣,亦有解藥,那爬梯般的努力就是唯一脫離窘態的途徑。也許有人說這世上還有其他方式的解藥,輕鬆也迅速,可貧窮它小肚雞腸,報復心重,一個女孩只有對金錢採用正當的方式並確保其健康的用途,才能維持那份乾淨的財富,不然那邪惡的貧窮有半點機定會以更醜陋的樣子捲土重來。

今早上一個姑娘和我說,「人生真特么不公平,想練瑜伽,可租的地方太小了,連張瑜伽墊都放不下。」我覺得她那口氣特別像是畢業那年的我,在人生慢慢察覺出的不公平里喪了氣。

可那不正是我們努力的原因嗎?有錢隨意,沒錢努力,這人生就這麼簡單,尤其對於一個女孩子,而且是我們這些活得如此認真的女孩子啊。

廣告位招募 聯係方式:newyorkfinding@gmail.com | 微信: newyorkfinding

沒有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