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金絲楠木:千萬一根到沒人要 交易地生野草

瘋狂的金絲楠木:千萬一根到沒人要 交易地生野草

刺激的過山車

2014年,秦松70多萬買來幾根金絲楠烏木,8月,有人出價130萬,9月有人出價150多萬,秦松的心理期望是180萬,但價格迅速下降,還沒到年底,這幾根烏木僅有人開價80萬

悲劇的最後一棒

今年6月14日,楠木促進會發布公告稱,楠木行業曾經歷惡性炒作,存在部分產品價格虛高脫離實際的現象,導致市場對楠木的價值和價格認知模糊。秦松不幸成為最後一棒,沒熬到2015年春節就跑路了。

成都商報記者 蔣麟 顧愛剛 攝影報道

金絲楠木

烏木有「東方神木」和「植物木乃伊」之稱,而烏木中的金絲楠木更加珍貴,切開、打磨後有金絲浮現、移步幻影的立體效果。

近年,金絲楠烏木已成為收藏投資市場最火爆的木頭之一。到2013年、2014年高峰時,一根價格炒到幾百萬、上千萬。

中國林產工業協會楠木保護與發展促進會(以下簡稱「楠木促進會」)本月發布的公告和成都商報記者的調查顯示,暴漲背後,是資本進入,惡炒抬高價格。很快,金絲楠烏木價格遭遇過山車式驟變,暴漲之後暴跌。眾多跟風者賠得血本無歸。

連日來,成都商報記者輾轉上千公里,探訪樂山市馬邊縣、雅安名山區、蘆山縣以及眉山、成都等多地,此前瘋狂挖掘烏木和火熱交易的場景已不再。

全民挖烏木 一天一個價

瘋狂 2012年~2014年上半年

6月14日,樂山市馬邊縣勞動鄉柏林村,村民們打牌聊天,悠閑自在。村民胡貴民田中因挖烏木而形成一個近半畝的大水塘,還能窺見其中塵封著的關於烏木和財富的故事——

兩三年前,「花點錢,租個田,雇些挖掘機,下田開挖,錢賺到飛起。」村民們一畝地的收入一年僅為千元左右,而租給別人挖烏木,平均兩萬至五萬元一畝。村主任任世培曾統計,該村僅井池溝100多戶人2000多畝地,一半以上田地被挖過烏木,村民「賣」地收入至少300萬。

2013年前後,馬邊縣發掘烏木十分瘋狂,幾乎人人都跟烏木扯上了關係,挖掘機不夠,還從外地調來三四百台。無業人員、野的司機、小商販,甚至公務員……最多時有上千人扮演烏木「經紀人」角色。

雅安市蘆山縣根雕協會黨支部書記、大自然根藝廠負責人劉大忠從事烏木行業20多年,經歷過很多大風大浪,但2012年至2014年上半年這期間,金絲楠烏木價格暴漲還是讓他覺得「不可思議」。

「稍好點的金絲楠烏木原料,一個月內以成倍的價格轉手是常事。」蘆山稱艟金絲楠工藝品店負責人衛志剛說,「錢太好賺。料子還沒回來訂單就來了,工藝品還沒做好就被買了,有時一天一個價。」

著名烏木交易地長起半人高野草

低迷 2014年下半年~2016年

不過,2014年下半年開始,金絲楠烏木價格驟降。

隨著行情走低,馬邊勞動鄉、荍壩鄉等多個鄉鎮曾被挖得四處是坑的田地已復耕,種上了茶葉、李子樹等多種作物。

6月15日,在馬邊城外的巧木坊烏木館外,村民小粟挖掘的4根烏木靜靜地躺了幾年,「很久沒人來看過料問過價了。」如今的馬邊縣城,很難看到幾年前烏木堆積成山的景象。彷彿這個縣城,之前就不曾與烏木有過交集。

和馬邊縣城一樣,雅安名山區、蘆山縣及眉山、宜賓等盛產烏木之地,市場都處在低迷狀態。

2015年,蘆山根雕一條街上商戶減少了四成左右,劉大忠的廠里經營額也相比2014年下降了60%左右。

6月16日,記者在雅安市西康烏木市場唐氏烏木店內看到,諸多金絲楠烏木工藝品上已沾滿灰塵。店主唐繼華稱,現在一兩周無人來詢價購買是常態。在該市場內,至少10多家店鋪超過半月未開張,還有些店鋪門上貼著「門店轉讓」,「前幾年生意好時,這個市場180多家店鋪,現在不到一半了。」

這種景象同樣出現在百公里之外的邛崍市羊安鎮烏木市場,這裡一度是川內著名的烏木原料交易地,如今,市場內堆著的烏木旁已長起半人高的野草。

在位於新津的成都東煌居烏木工藝品有限公司的生產車間內,有一根該公司負責人稱花費1600多萬買回的極品金絲楠烏木,至今無人問津。鼎盛時期40多人的車間只剩下一名員工。

連日來,成都商報記者走訪成都新津、眉山、樂山等地發現,許多經營金絲楠烏木的商戶已數月未開張,市場火爆時大量買進的收藏者、投資人也同樣艱難。多地的商家和投資者告訴記者,驟降后的價格大概回到了漲價之前,但市場銷售情況更為低迷,行情整體遇冷,眼下正經歷寒冬。

暴漲暴跌背後

資金惡炒 提前透支上漲空間

為何會暴漲?為何狂跌?在成都商報記者的調查中,成都、雅安、樂山等地多名業內人士都認為,金絲楠烏木本身稀缺並有藝術觀賞價值,讓金絲楠烏木價格一直較高,但多年來行情相對穩定,暴漲背後主要是資金惡性炒作。當資金撤離,價格就一路狂泄……

經歷惡性炒作 烏木價格虛高

劉大忠認為,2013年,來自北京、福建、浙江等地的大量投資者入川搶購金絲楠烏木,一些中間商倒手炒作,低買高賣,「大家跑接力賽,你賣到100萬,他賣到200萬,我賣到300萬。」

福建人汪傑正是在那時進軍金絲楠烏木行業的。他曾在福建有個傢具加工廠,2013年上半年,他投資200多萬到四川倒賣金絲楠烏木原料,不到一年,身家就超過1000萬。

「買回來的木料才到廠里,就有人來問價,10多萬一對的金絲楠木太師椅,買家價都不還。」汪傑索性將傢具加工廠生意放到一邊,在親友中融資,花千萬買回了一大堆金絲楠烏木材料。

四川本地,也有不少人入行。入行前,蘆山的衛志剛從事廢品收購,馬邊的李明(化名)在殺雞賣魚。還有人借高利貸來倒手金絲楠烏木原料。2014年,年近不惑的秦松(化名)初嘗倒賣金絲楠烏木的甜頭,不到三個月就賺了40多萬,他迅速借來70多萬高利貸,再次囤積了幾根金絲楠烏木,待價而沽。

今年6月14日,楠木促進會發布公告稱,楠木行業曾經歷惡性炒作,存在部分產品價格虛高脫離實際的現象,導致市場對楠木的價值和價格認知模糊。

炒作資金撤走

消費市場遇冷

2014年8月,有人給秦松出價130萬,他沒賣;9月有人出價150多萬,他還是沒賣。秦松的心理期望是180萬以上,但他沒料到:價格迅速下降,還沒到年底,這幾根烏木僅有人開價80萬。最終,他沒熬過春節就跑了。

四川省工藝美術大師、蘆山縣根雕協會會長劉毅恆等多名行家表示,2012至2014年是金絲楠烏木暴漲時期,而2014年下半年至2016年年初,是金絲楠烏木市場的寒冬,他稱為「洗牌期」。

價格驟降讓許多人措手不及。驟降原因,多名經銷商認為有二:炒作者資金撤走,消費市場遇冷。

汪傑的切身體會:炒得過熱,提前透支了後面的上漲空間。惡炒中,也找不到接力賽的下一棒交接者,大家都心存僥倖,賭自己不是最後一棒。

「前幾年有人惡意炒作價格,導致楠木行業交易不穩定,去年6月19日,我們這個協會正式成立。」楠木促進會相關負責人提醒,以資本運作進行非正常炒高及惡意抄底,不符合市場經濟規律的。調查中,有成員反饋,有個別惡性炒作楠木和詆毀其他木種的商家已破產並進入司法程序。「楠木珍貴木種,其經濟價值、文化價值已被大眾了解、接受和喜愛。」該負責人表示,在經過暴漲驟降后,楠木市場價格會趨於理性水平。

何去何從

有人退出 有人堅守

洗牌后或迎來良性發展

當年,馬邊縣的李明從殺雞賣魚投身烏木行業,虧掉10萬后重新拿起殺雞殺魚的刀。

衛志剛在2012年以20萬入行,雖然在這個「寒冬期」他有上百萬的貨未能變成現金,但他的門店和加工坊內還正常運轉著。

相比之下,汪傑就沒那麼幸運了,在2014年花費千萬買回一大堆金絲楠烏木材料后價格猛跌,除了低價拋售外,去年6月,他的傢具加工廠也被迫抵押還賬。如今他的身份由廠長變成了服裝店主,經常在微信朋友圈推銷著自己的服裝。

不過,在蘆山從事石雕多年的楊國兵逆市入行,今年初在蘆山根雕一條街上開了家烏木加工店,購進了數十萬的金絲楠烏木。劉毅恆和蘆山部分金絲楠木經銷商選擇了堅守和等待,在低谷期收購囤積原料等,他們覺得「有冬天,春天也就不遠了」。蘆山根雕一條街的多家經銷商表示,最近已感受到一點金絲楠烏木市場回暖的氣息了。

多名行內專家表示,經過這樣的洗牌,金絲楠烏木會迎來更有序的良性發展,但不懂者慎入。劉毅恆指出,此輪暴漲驟降后,金絲楠烏木工藝品通過研發、創新,仍會有市場。

楠木促進會相關負責人表示,經國家林業局及行業主管部門委託授權,他們正積極制定和申報中國楠木行業標準,還將與消委合作創建楠木產業誠信聯盟,編製《中國楠木消費指南》,為消費者提供產品價格參考。

廣告位招募 聯係方式:newyorkfinding@gmail.com | 微信: newyorkfinding

沒有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