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蘭多槍擊案陰影籠罩美國總統大選

奧蘭多槍擊案陰影籠罩美國總統大選

英國金融時報網15日報道,美國兩位主要總統候選人14日對奧蘭多槍擊事件作出反差鮮明的回應,不僅充分顯示出他們在如何應對恐怖主義問題上的巨大鴻溝,而且還突顯了這個問題將對11月大選產生的分裂和煽動作用。

美國共和黨推定總統候選人唐納德・特朗普指控美國的穆斯林未能報告自己所在當地出現的危險的激進化現象,並呼籲更多美國公民攜帶武器。他變本加厲地押注於強硬立場,希望這將夯實他作為一個決不妥協的鷹派總統候選人的資質。

特朗普還迎合了共和黨方面的陰謀理論家,利用14日的訪談含沙射影地暗示美國總統巴拉克・奧巴馬與伊斯蘭主義激進分子之間存在聯繫。

特朗普表示,奧巴馬總統「要麼是不堅強、不聰明,要麼是他還有別的什麼念頭」。他對美國總統的動機提出質疑,稱人民簡直無法相信總統到現在還沒有用「激進的伊斯蘭恐怖主義」這個表述。「肯定有點不可告人的事情,」他說。

與此形成對比的是,美國民主黨方面的希拉里・柯林頓警告各方不要妖魔化伊斯蘭,並要求組建一支專職團隊追查「獨狼」恐怖分子,並收緊槍支管制法律。她採取了更有分寸的基調。

恐怖主義問題可能在11月美國大選中扮演一個高度不可預測的角色,因為在巴黎、布魯塞爾和加利福尼亞州聖貝納迪諾遭遇恐襲后,公眾焦慮上升。

特朗普的話反映出這樣的盤算,即他在共和黨初選階段期間咄咄逼人的言論收效不錯,並將在今年秋天選民去投票的時候繼續奏效。

然而,立場保守的美國企業研究所的美國政治專家諾姆・奧恩斯坦表示,尚不清楚在四分五裂的初選階段讓特朗普受益的強硬論調,在大選中是否也能打動選民。

「特朗普代表著一個巨大的風險,眼下人們不願承擔這個風險,」他說。身為房地產投資者的特朗普的第一反應是「自我驅動、缺乏經驗和不夠敏感的。沒有對受害者表示任何哀悼,而只是『感謝所有那些說我在恐怖主義問題上一向正確的人們』。」

范德堡大學政治學教授伊麗莎白・切赫梅斯特表示,恐怖主義讓人們「信任度降低,更擁護威權,更願意放棄自己的權利和其他人的權利,更加鷹派」。但問題是,哪些質素構成強有力的領導:特朗普的好戰還是希拉里的經驗?

「我認為在下一階段的競選中,我們將看到兩位候選人試圖樹立自己強有力、堅決和堅定的形象,同時迫使對方暴露弱點,」她說。

分析人士警告,特朗普咄咄逼人的姿態還帶有安全風險。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國家安全問題高級研究員馬克斯・布特表示,美國在接納和同化穆斯林人口方面一直比歐洲做得更好,而特朗普可能破壞這個記錄。

「他正在把穆斯林推向敵人一邊;這是非常危險的,」他說。「我們需要與穆斯林建立聯繫,才能變得強大,獲得能夠在恐襲發生之前制止恐怖分子的情報。」

奧蘭多槍擊事件也再度引燃美國圍繞槍支管制的辯論。奧巴馬14日表示,美國需要深思「我們國家讓人們這麼容易獲得火力強大的槍械」給自己帶來的風險。

另一方面,特朗普對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表示,如果脈動夜總會當時有更多人帶著槍,他們就可以開槍還擊,這場悲劇就不至於這麼血腥。

佛羅里達大學政治活動課程主任斯蒂芬・克雷格表示,如果特朗普繼續以煽動性的方式談論恐襲,他就不太可能贏得選票。「他的話不可理喻,」他說,「除了其他事情外,人們會想『天哪,讓這傢伙掌握核武器發射密碼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在奧蘭多恐襲之前進行的民意調查中,有跡象表明許多選民對特朗普處理危機和總統職責的能力感到不放心。蓋洛普在5月份進行的一項全國調查發現,48%的人認為希拉里「將在危機中展現良好的判斷力」,只有39%的人對特朗普作出這樣的評判。

廣告位招募 聯係方式:newyorkfinding@gmail.com | 微信: newyorkfinding

沒有評論

發表評論